● 梅道人居梅花庵

  嘉善县魏塘镇,有一条花园弄,因花园多而得名。

  如今弄内花园几乎没有一点痕迹了,但还有一座庵。这庵是为纪念元代四大画家之一的梅花道人而留下的。

  梅花道人即吴镇,字仲圭,梅花道人是他的号,也称梅道人、梅沙弥、梅花和尚。南宋灭亡的第二年,他出生在这里。

  他少年时,因家境贫寒,早就辍学在家,臼学诗书,习字绘画,非常用功。可是,他有一个怪脾气,喜欢与卖卜者及贫僧穷道结交,不愿与纨抟子弟们往来。

  一次,家里人劝他:“对门盛大人能书善画,整天门庭若市。你要学字画,就该去求他指教才是。”

  吴镇摇摇头说:“他只知应酬名士,支不是什么真正习字绘画。我才:不去哩!

  家里人知道,即使有好字妙画,只有名人题字才能成名,就劝他还是去~趟的好。

  吴镇却自豪地说:“功到自然成。不信,二十年后再看吧!

  从此,吴镇习字绘画更勤了。他找到一幅宋人董源、巨然的《秋原山水图》,如获至宝,天天看呀,临摹呀,做到心领神会,一丝不苟。

  这一年是大比之年,在家人再三劝说下,他终于答应上京赶考了。可是,他一出家门,竞只顾游览山川名胜,广交文人朋友,从松江的醉白池到镇江的金山寺,从苏州的玄妙观到湖州的道场山,从苕溪两岸到杭州孤山,一路上靠卖些字画维生。年复一年,离家时尚是年轻人,回来时已经两鬓白发了。这时,他的诗、字、画已很有名望,但他的脾气丝毫不改。凡有达官贵人请他作诗绘画,总是冷眼相待。而对那些贫民穷士,却是有求必应。有时还可以将自己得意之作取出,任人挑选,慷慨相赠。

  年过半百的吴镇回到魏塘时,家人皆已亡故,故居也只剩下断墙残壁。于是,他就在旧基上重建了三间陋室,在屋的四周种上了梅花。他唯一的伴侣,就是一头小黑骡。

  一天,他坐在堂中饮酒作诗,见门前的一枝梅花分生五丫,枝上朵朵花儿绽开,越看越喜爱,觉得梅花的性格就像自己性格一样,于是自号为梅花道人,也称梅花和尚。从此,他的字画上,就以这种别号代替了吴镇的真姓名。乡里人也知道这里住着一位一不念经拜佛、二不做道场的梅花道人。

  每当魏塘的市日,吴镇就唤过黑骡,将一个竹篓往黑骡颈上一挂,篓里放上几幅字画和盛油装米的器皿,然后轻轻一拍黑骡,送它出门。小黑骡整天伴随主人,已非常懂得主人的心思,待吴镇装好东西,就迈开四蹄笃笃笃笃地走出院门,过小桥,穿过花园弄,直到东门集市上才停住。赶市人见到黑骡上街,纷纷上来观看。要求字画的人,照例从篓里取出字画,看看夹在里面的字条,按照梅道人写出所需要的物品,如数一一买好,放入篓内。接着,小黑骡就会摇头摆尾,不声不响地离开集市,又笃笃笃笃迈开四蹄,由原路回到梅道人身旁。

  元至正十四年,一天,魏塘集市上,又聚集着一些想求梅道人字画的人,在等着小黑骡。可是,这天集市已过,还不见小黑骡的影子。大家都有不祥的预感,便相约到花园弄去看个究竟。果然,当人们来到梅花庵时,只见小黑骡站在梅道人床边,这位当代的名画家已与世长辞了。桌上,留着一张纸,上写“梅花和尚之塔”几个大字。众乡亲把梅道人埋在他自己的屋旁,“梅花和尚之塔”几个字,就被镌成墓碑。

  七百年过去了,那块他亲手写的墓碑,还树立在他的墓前。

  梅花庵现在是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庵内还保留着梅道人吴镇的遗作八竹碑及草书《心经》哩。